只不過是

當小琴得知自己深愛的那個人是打入獨立營內部的日本少佐久保太郎時,懷著他的孩子的小琴痛不欲生。幾她支走了父親,偷走了父親的槍,來到了久保太郎駐地。久保太郎說他對她的愛是真的,跟戰爭無關與政治無關與國籍無關。小琴說但與我的尊嚴有關與國 。久保太郎拿出了一支裝著空彈夾的手槍遞給小琴,讓小琴殺了他,小琴遲疑著不肯開槍,久保太郎哄小琴說,我在感情上從 來沒有欺騙過你。甜蜜的愛語讓小琴放下槍投入到了他的懷抱皮膚暗沉
久保太郎指認錢翻譯為打入日軍司令部的奸細。在對峙中久保太郎拿小琴做人質,要脅錢翻譯放下武器,否則就打死 小琴,他說小琴不過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此語深深地刺傷了小琴,她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槍, 頂在了久保太郎的太陽穴,隨著一句“你回日本老家去效忠你的天皇吧”,槍響了。隨後小琴開槍自殺,為了讓錢翻譯脫責,開槍前她讓錢翻譯說是他殺死了自己Pretty renew 雅蘭
為馬丫、二東等烈士報了仇,為獨立營除去了內奸,保護了營地和戰友們的安全。而此前小琴不過只是一個嚮往著甜蜜愛情生活的女孩子,她為了能與心愛的人約會在佈滿流彈的大街上奔跑,她也可以放棄家中安逸的生活,追尋心愛的人來到了生活艱苦的荒山上。因為她相信他們之間的愛情是真摯的,所以第一次她不忍開槍。可當她明白自己只是一個被他利用的工具時,她最終怒殺了自己最愛最恨的那個人。
久保太郎能把小琴拽到自己的身後,說:“要殺就殺我吧,不要傷害我最心愛的女人……”如 果是這樣的話,那小琴還下得了手去殺他嗎?人心都是肉長的,在殘酷的戰爭面前也不例外。最聖潔的愛情摻進 了愛情以外的東西,讓小琴無法忍受,與其說小琴是為了民族解放事業甘願犧牲自己和孩子,殺戮自己的丈夫,還不如說她是為自己曾經一直認為美好的愛情去祭 祀,為了一個中國女人的尊嚴而開了槍收缩毛孔

我的鵝卵石

在瑪曲草原,有一戶牧民,家裏有一根兩尺來長的鵝卵石。肚子大,兩頭尖,像懷胎十月的孕婦。粗糙的表皮好似周向榮醫生癩蛤蟆的背。潮濕的青苔,暗瘡一樣佈滿它的周身。這根石頭是他的爺爺從遙遠的黃河源頭淘來的。在瑪曲草原,牧民都要淘來一根鵝卵石。每遊牧到一處地方,便要將石頭栽進土裏,寓意在此紮下了根…

一天,一個路人經過他家,看見了那根栽在帳篷前的石頭。那人像是突然邂逅了神靈,滿面生輝,撲通一Dream beauty pro 脫毛聲跪在石頭面前,目光直直地盯著石頭,神態莊嚴,一言不發,像是在和石頭進行著某種神秘的心靈對話。
牧民詫異地打量著這位行徑古怪的路人,滿臉疑惑。

過了許久,那路人如夢初醒,抬起頭,帶著祈求的口吻對牧民說:你這塊石頭賣不賣,我願意出高價,你要多少,我給多少!什麼?牧民一時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路人又急切地復述了一遍。那聲音猶如草原上的炸雷,轟地落在牧民的耳心。他一下給震懵了。天下哪還有這等蹊蹺的好事!這不等於平地起水、天上掉財 嗎?這人是不是腦袋進水了,還是存心和我開Dream beauty pro 脫毛玩笑呢?他仔細打量那個路人:一副商人行頭,錢袋鼓鼓,神情嚴肅,目光如火,不像是個瘋子,更不像是開玩笑!

牧民猶豫了很久,心裏的算盤打得劈啪響:這人既然願意出高價買我的石頭,想必石頭裏一定藏有黃金或比黃金更珍貴的寶物。我要是喊了價,裏面的寶物又不止那點錢,我不是虧大了。我何不把它好好保存起來,等以後摸清行情,或是找一個更有錢的人,賣更多的錢,不是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