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的思念幸福的感覺


又一個今夜。我依舊坐在了電腦前,放飛出被我囚禁在心底休眠了的思緒,偷著想念起名。名是我高中的同桌,我和他戀過愛,我這樣認為。我們很快樂。但彼此從來也沒有擁破那一層奇妙的膜。後來,高中畢業名去了東北的一所大學,我留在了西安。從此天隔一方,老死沒有往來。
雖然時隔幾年,彼此都已經有了屬於自己故事的人,可我的心裏依然放不下名,他還讓我那麼的想念,但是我一直沒有勇氣說出來。我反反覆覆,覆覆反反,這才明白,時過境遷偶爾還會有雨,東一點西一片,聲勢雖小,餘威猶在。。。。。。我心中浮起的全是名,那一聲問候,一抹微笑,一片話語……都愉悅著我惆悵的心靈,在冰冷著的世界我總能感覺到名點點的溫馨淡化色斑
眾人說一瞬間的愛戀,也許就是一生一世的最亮點,而有時,有一個人能夠思念,其實也是一種幸福。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日子,這樣一個孤獨的夜晚,我好難過。柔柔的音樂在耳邊輕輕的迴旋,甜甜的風,一掃那一縷如煙般淡淡的憂傷。

我是一個為愛情傻透了的蠢貨,有人說。我嗤之以鼻。是啊,現在,我是不知此時的名身在何方,不知道此時的名是否已悄然進入了夢想,但我總願這樣傻傻地靜靜地等待著名會在銀屏的那一端靜靜的守候,總是幻想在一個並不喧鬧的城市,想和名捧一把蝴蝶蘭,聞著幽幽的清香,編織一個共同的情結,共同的心願。或是與名在細雨中漫步,或是雙目相視,淺淺一笑,或是輕輕的吻名的耳根,輕輕的對名說:“我真的好想你!”。然我明白這些都已是過去,曾經只能是往事,是記憶,如煙如霧,繚繞在心間。但我還是願意這樣傻傻的想,一想就是好多年。

我真真切切地知道,名的身影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出現在我的眼前,已經而且只能化成一種氛圍,纏繞在我的心間,這也已是一種只能偷著享受的奢求。名已經有了他的家園,一個有了自己的故事的人,可惜故事裏不會有我,但是我還是忍不住要去幻想,說不定偶然的一天他的故事就有了我,我久久的傻傻的想Derma 21 試做

我一個人默默地等待,讓自己在柔柔的思念中有些心痛,也摻雜著幸福的感覺。每日夜裏就是這樣靜靜的守候、靜靜的等待,就像是紅塵擺渡人然。空煩,我也毫無怨言。

又一個今夜。夜色分外迷人,霓虹燈閃閃爍爍,朦朦朧朧中,有多少情侶手牽著手,肩並著肩,眉目傳情,幸福依偎……我不禁想問:是不是朦朧的才最美呢?要不,為什麼名總是在朦朧中閃爍其間呢?有人說:距離是一種美!然而,距離也是一種痛,要不,為什麽我總是在思念中寂夜難眠呢?此時的窗外,月光柔柔如水;而室內,思念渺渺如煙,我捧一杯清茶在手;聽著音樂如流蘇般彌漫四周,不禁在想:地球的那一端,月色也有這麼迷人嗎?而名也在看著它嗎?忽然間覺得,我倆的目光會在同一個時間、不同的地域,交會於同一種氛圍,同一分美麗碳粉激光

昨天已經走遠


我現在愛聽那麼一首歌,她平實的像小河裏的溪流膚淺的藏不得一點隱私,坦白的如同山村野婦沒有一點自我保護的心機,傻拉巴雞的全盤拖出自己的一言一行,就像清純的少女清清白白,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站在人群的最中央大聲說,這叫赤裸裸的來,白條條的去,完完全全的自己,說這才活的才夠瀟灑MIOGGI淚溝
它粗俗不堪,低級乏味,在斯文人的眼裏她是那麼的讓人不屑一顧,那麼的讓人忍不住想去輕薄!但是近來我這個總愛把心事深葬在心底淚流在心底的斯文的文化人卻喜歡上了它,直白如水的性格:

燈熄滅了,月亮是寂寞的眼,靜靜看著,孤枕難眠,遠處傳來那首熟悉的歌,那些心聲為何那樣微弱,很久不見你,現在都還好嗎?你曾說過你不願一個人,我們都活在這個世界裏面,卻為何沒有再見面,卻只和陌生人擦肩打botox邊間好
最真的夢,你現在還記得嗎?你如今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天空下著一樣冷冷的雨,落在同樣的時間,昨天已越來越遙遠,就算來了若是寂寞,也想知道為什麼。
就算日子匆匆過去,我們也曾一起走過。
就算日子匆匆過去,我們曾走過。

cd裏唱歌的那個人就像是我肚子裏的蛔蟲那麼洞察我的心思,把我看清的如同一張白紙,有點可怕。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向不愛聽歌的我為什麼聽到這首歌時會嘩啦啦地感動。感動得淚嘩啦啦的流。我不孤獨,但我很難過。因為我心裏一直苦苦的想著一個人卻一直沒有勇氣說出口數學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