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裏的蝴蝶


我們穿過一條條的巷子,來到一家不起眼的公寓前面,我心中正自納悶,頂級的古董怎麼會收藏在這種地方呢?

收藏家來開門了,連續打開三扇不銹鋼門,才走進屋內。室內的燈光非常幽暗,等了幾秒鐘,我才適應了室內的光線,這時,才赫然看到整個房子堆滿古董,多到連走路都要小心,側身才能前進。

到處都是陶瓷器、銅器、錫器,還有好多書畫卷軸擁擠地插在大缸裏,主人好不容易帶我們找到沙發,沙發也是埋在古物堆中,經過一番整理,我們才得以落座。

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形容那種感覺,古董過度擁塞,使人仿佛置身在垃圾堆中。我想到,任何事物都不能太多,一到“太”的程度,就可怕了。

我們都喜歡蝴蝶,可是如果屋子裏飛滿蝴蝶,就不美了,再想到蝴蝶就會生滿屋的毛毛蟲,那多可怕。

我們都喜歡鳥,但鳥太多,也是會傷人的,希區柯克的名作《鳥》,那恐怖的情景想起來汗毛都要豎起。

正在出神的時候,主人端出來一個盤子,但盤子裏裝的不是茶水或咖啡,而是一盤玉。因為我的朋友向主人吹噓我是個行家,雖然我據實地極力否認,主人只當我是謙虛,迫不及待地拿他的收藏要給我“鑒賞”了。

既是如此,我也只好一件一件地鑒賞,並極力地稱讚,在說一塊茶色玉時,我心裏還想:為什麼端出來的不是茶水呢?

看完玉石,我們轉到主人的臥房看陶器和青銅,我才發現主人的臥室中只有一張床可以容身,其餘的從地面到屋頂,都堆得密不透風。

雖然說這些古銅都是價逾千萬,堆在一起卻感覺不出它的價值。後來又看了幾個房間,依然如此,最令我吃驚的是,連廚房和廁所都堆著古董,主人家已經很久沒有開夥了。

古董的主人告訴我,他為什麼選擇居住在陋巷,是怕引起歹徒的覬覦。

而他設了那麼多的鐵門,有各種安全功能,一般人從門外窺探他的古董,連一眼也不可得。

朋友補充說:“他愛古物成癡,太太、孩子都不能忍受,移民到國外去了。”